北宇治温柔的爱哭鬼部长——小笠原晴香

原文由梓川楓发布于2020年5月8日

无意间发觉最近写的京吹人物命运都有些类似, 无论是加部酱、伞哥还是小日向梦, 都有着与众不同的羁绊和压抑在内心无法诉说的情感。顺着这条线将时间拉回久一年, 本期想和大家探讨一下久一年吹奏乐部部长——小笠原晴香。


替补部长的诞生

说起久一年吹奏乐部部长的产生, 可颇有一番波折。不同于之后优子和久美子接受任命时的一派和气, 在经历了前一年的南中退部事件和京都府赛铜奖的打击, 彼时的吹奏乐部可谓是一盘散沙。而在南中退部事件前后努力维系高低年级关系的三香, 自然成为了下一任部长的热门人选。

其中应当数一年级就担任新生代表的明日香呼声最高。不同于其他人或因为能力有限, 或因为考试失误而进入北宇治, 明日香加入北宇治的主要原因仅仅是因为离家近, 而进入吹奏乐部继续练习上低音号, 则仿佛是明日香延续她与父亲近藤正和之间关系的纽带。原本理想中的下一届管理层配置应该是明日香任部长, 香织和晴香任副部长和会计。然而彼时的明日香, 渴求的只是一个稳定的社团氛围, 可以让她每天安心地练习上低音号, 又能有余力完成她母亲田中女士“维持成绩or放弃吹奏”的要求。对于吹奏乐部的未来, 恐怕在她心里并没有那么高的位置。

抱着这样的想法, 明日香一再推辞部长之职。看到憧憬之人不愿担任部长, 香织自然也不会承接这个职位, 于是部长之职只能让给明日香和香织之外的晴香。原本明日香甚至连副部长都不想担任, 还是在晴香和香织的坚持下, 最终组成了部长晴香、副部长明日香和会计香织的下一届管理层。然而晴香也自知能力不足以胜任部长, 随后的部内诸多事务实际上均由明日香主导, 这一现象贯穿了整个久一年, 甚至影响到三香毕业两年之后的久三年部长失格事件。


在副部长的阴影下

从迎新现场表演的表现来看, 三香一时之间对于扭转吹奏乐部的现状也是无能为力。让人意想不到的是, 彼时顾问的更换, 给了积贫积弱的北宇治一线生机。然而新顾问泷升是个技术流, 调和矛盾以及维持社团内部稳定实在不是他的长项, 于是这项任务落在了部长晴香的肩上。当时的吹奏乐部, 仍然维系了以声部长会议作为最高议事会议的规则, 部内事务皆由各声部部长意见综合考量决定。在海兵队排练事件中, 尽管香织和打击乐首席田边名来明确表态支持泷升, 但包括明日香在内的其他声部长要么反对要么态度暧昧, 晴香看在眼里, 却也只能努力维持社团的表面平和, 无力去改变现状。

而在斋藤葵退部事件中, 晴香积攒在内心的对现状的否定终于爆发了。葵酱的退出, 让晴香想起了前一年在南中退部事件中, 那个努力挽留却什么都抓不住的自己; 看清了明明已经鼓起勇气接手社团, 却仍要面对伙伴离开现实的自己。此时的晴香, 横亘在心里对自己的评价可能只有四个字——名不副实。

从事后的角度来看, 葵酱的退出和社团风气毫无关系, 更谈不上是晴香这个部长的责任。葵酱的心结, 更多来自于明日香这个罪孽深重的人。中学成绩出色的葵酱, 由于考试失误才会落入北宇治。本想在北宇治韬光养晦的她, 却发现每一次考试那个人都排在年级第一, 而自己拼命努力也不过维持年级前十的水准。转眼就是三年级了, 摆在自己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要么效仿明日香继续双线作战, 或者放弃萨克斯专心备考。显然, 已经经历过一次考试失利的葵酱, 手上已经没有多余的底牌可以供她挥霍了。

而晴香又何尝不是如此。自己没有明日香那样的人望和能力, 但还是被推上了部长的职位, 被迫去接手风雨飘摇中的吹奏乐部。明明明日香是更合适的人选, 如果是她来接手部长, 香织担任副部长, 现在社团的氛围一定会不一样吧。在面对晴香的质问时, 明日香只是轻描淡写地回复“那样的话, 晴香你也拒绝不就好了, 不是吗”, 这一番灵魂拷问竟让晴香无言以对。

让一个人承认自己不如别人是一件很难的事, 即使是关系再好的朋友。而当自己已经认清现状, 放下包袱努力去追赶, 自以为就快要赶上的时候, 却发现两人的差距远比想象中的大, 此时的心境大概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有体会。北宇治吹奏乐部在明日香回归后重整旗鼓, 明日香自己也以模考全国前三十的成绩, 顺利进入京都大学。而为了升学放弃了萨克斯的葵酱, 志愿学校不过是明日香的保底选择。故事的最后, 晴香和葵酱两个活在明日香阴影下的人终于在大学找到了共鸣, 一同加入了学校吹奏社团。彼时的明日香和香织早已不再从事吹奏有关的活动, 而当晴香放下了部长的身份, 原来她一直以来所热爱的, 始终都是名为音乐的爱好而已。


温柔的吹奏乐部部长

温柔这种词, 是夸没有其他优点的人才用的吧。尽管晴香很抗拒别人用这个词来形容她, 但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晴香, 那应该还是温柔吧。三香之中, 晴香是相对平凡的那一个, 既没有明日香的强大和魄力, 也没有香织的外表和聪慧, 然而在吹奏乐部风雨飘摇的时候, 最终站出来接手社团的却是晴香。晴香接手吹奏乐部的初衷, 大概是为了不想自己喜爱的吹奏乐部继续沉沦下去。尽管眼前的吹奏乐部是如此残破不堪, 连自己的亲密战友都不愿站出来接任部长, 但吹奏乐部对于自己而言, 可能是一种即使被推到风口浪尖却就是无法放手的存在。

而正是这位爱哭的普通的部长, 让我们见证了她是如何在每一次哭泣后调整自己, 尽力去承担好一个吹奏乐部部长的职责。在久美子们为南中退部事件而困惑的时候, 是晴香的出面开导, 安抚了众人的情绪。而看到那个特别的明日香也被家庭和学业这些琐事缠绕的时候, 晴香意识到了也许明日香在某些方面也是普通人, 是时候站出来去弥补她的空缺了。在众人为明日香退部而无心排练时, 正是晴香的一席话, 将原本走在悬崖边上的吹奏乐部拉了回来。当泷升问晴香能否在车站大楼演出时担当solo, 她那句简短却坚定的“就请交给我吧”, 宣告着爱哭鬼萨克斯已经成为过去式。全国大赛开场前的动员, 让听惯了工具人口号的我们竟感到有些不习惯。

当全国大赛落幕后, 卸下了部长的重担, 晴香终于可以只以一个学姐的身份, 将自己和同伴这三年的努力尽数宣泄出来。作为一代目部长, 晴香并没有优子和久美子的运气, 能够拥有相对稳定的社团环境去施展各自的才能, 然而前人栽树, 后人乘凉, 正是她的隐忍和坚持, 将北宇治吹奏乐部一步一步带向了正轨。最后, 让我们代替这位工具人部长再一次高呼: 北宇治, f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