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A

从《莉兹与青鸟》解读伞木希美和铠塚霙的爱情之路

原文由btn754发布于2020年4月11日

前言:

作为一名坚定的伞厨,伞哥哥的幸福就是我最大的人生追求。而研究伞木希美是吹学诸多课题中最具有挑战性的一个,她细腻又难以捉摸,擅长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更是无数矛盾与冲突的集合体。在写完了多个吹学相关研究文章之后,我准备向伞哥哥发起挑战,拨开围绕在她身边的层层迷雾,去寻找她内心的真实世界。我要用极具说服力的论证告诉大家,伞木希美她喜欢铠塚霙,是love不是like,即使伞哥哥在很长的时间里并未发觉自己的真实情感,甚至直到故事结束也没能完全直面自己的感情,但她真真切切地喜欢着霙,并且在最后实现了和霙的相互理解,释怀了自己的内心,注定会将彼此的依恋进化为彼此的爱。《莉兹与青鸟》的结局,是莉兹长出翅膀与青鸟一起飞上蓝天,也是一个苦尽甘来的Happy End!

很多观点受到了S1、NGA等论坛讨论以及吹学相关著作的启发,参考文献和鸣谢部分将详细列出,如有不妥还请指正。

正文:

如果给登场的每个人物出一个讨论热度的榜单,那么伞哥哥毫无疑问是第一位的。大家这么喜欢伞哥哥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伞哥哥的故事悲情地很真实。OP中唱到“如果努力的尽头就是奇迹”,这句话是送给久美子和明日香这些被上天眷顾的人听的,伞哥哥是一个普通人,热爱音乐,擅长交际,渴望认可,长笛吹的很好但也仅限于此了,天赋和家境都无法跟丽奈和霙这样的人比,立志夺金却连续四年被各种机缘巧合绊住不能如愿。她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患得患失,像普通人一样为了那一丝的可能竭尽全力,也像普通人一样努力了整场最后却发现根本没有奇迹,最后自己想开了,释然了,这一切也就过去了,照样可以拥有一个圆满的结局,拥有一段美好的回忆和彼此相爱的人。这就是伞哥哥,也是你和我,是普天之下所有没有神明眷顾的普通人。

要读懂《莉兹与青鸟》,最关键的问题是搞清楚莉兹代表谁,青鸟又代表谁,我们都知道在故事的前半段霙是莉兹,希美是青鸟,而到了故事的后半段这个关系就反了过来,希美变成了莉兹,霙变成了青鸟。那么这个转变的分界线在哪里呢?我认为是在新山第一次找霙谈论音大志愿的时候,在这之前故事一直围绕霙对希美的依恋和害怕再一次失去希美的苦恼展开,而新山的这次谈话导致伞哥哥逞强也要去音大,第一次把伞哥哥对于霙音乐才能的嫉妒展现出来,这之后故事的重心逐渐转移到希美嫉妒又害怕失去霙的复杂感情之上,希美的化身也从来到寂寞的莉兹身边陪伴她的青鸟变成了在禁锢青鸟和放飞青鸟之间痛苦踌躇的莉兹。霙意识到自己才是青鸟是在第二次她主动找新山谈话的时候,但这并不影响童话和现实中人物的对应关系,霙的内心变化虽然不是本文讨论重点,后面也会提到。诸多优秀的吹学前辈通过其他方式考证过象征关系的变化,比如青鸟头上所戴浆果的数量,莉兹脚上的动作等等,感兴趣的同学可以查阅参考文献,这里不做详细展开。

《莉兹与青鸟》有两条十分明显的叙事线——莉兹与青鸟的童话故事,希美与霙的现实故事。如果从解读希美的内心世界和情感变化这个角度出发,后者还可以分成两条明线,一条是希美和霙的日常生活,另一条是《第三乐章》中二人solo表现的变化。希美和霙的日常生活也就是二人的感情线路,是这部剧的核心主题,另外两条线路都是为核心主题服务的,童话中的莉兹与青鸟,solo中的长笛与双簧管,象征的都是现实中的希美和霙。如果熟悉修辞手法的话,那么山田尚子老师的这种推动剧情的风格就是“借代”的手法。剧中的日常部分即隐晦又委婉,我们很难从中找到揭示希美真实想法和二人关系变化的确凿证据,但童话和音乐两部分透露出的信息却极其之多,尤其是莉兹与青鸟的故事,和直接把答案拍你脸上没啥区别。我们先从信息量最少的日常部分开始,然后分析音乐,最后分析莉兹与青鸟。通过这些分析,我们便能知晓希美的一切。

首先来看日常部分,和霙对希美十分露骨的爱意不同,希美对霙的感情在剧中表现得十分隐晦,很多观众甚至不认为希美对霙有爱情的成分在里面,只把她当作要好的朋友。诚然,希美对霙的态度确实跟要好的朋友没有两样,连嫉妒梨梨花跟霙要好也可以解释为不希望自己的朋友被夺走。从希美在剧中的行为去论证希美对霙的爱意是十分困难的,这里只对一些可能的迹象做推测,解读也不具备唯一性。难以分析的另一个原因是,希美在霙告白之前并未察觉到自己对霙抱有何种感情,询问霙是否要带朋友时双手紧握也好,得知霙邀请梨梨花一起游泳后交叉的双腿也好,都是下意识的行为,希美并没有往深处想自己为啥会紧张会不情愿。霙在发觉希美生气后主动要求“爱的抱抱”,希美拒绝了,这件事情发生在希美找新山谈话之后,霙找新山谈话之前,希美拒绝的举动正说明她此时内心的动摇是出于对霙的嫉妒而且尚未发觉自己对霙的感情,如果她能意识到就不会做出这样伤害霙的举动了。希美对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一直不清不楚,连嫉妒霙的心情也是,台本中有提到过,伞哥哥在霙弹奏钢琴时未能清楚察觉自己嫉妒的情感。希美甚至在看到久美子与丽奈演奏完《第三乐章》开心的样子后才意识到自己想去音大只是逞强,当职业音乐家根本不是自己的愿望。面对这样的希美,难怪霙的恋爱之路充满这么多坎坷,连夏纪和优子看希美的表情都充满了怒其不争的怨念。按照台本所说,优子问希美“霙知不知道你不去音大”,希美回答不知道的时候是假装没放在心上,明明内心很在乎霙,却总是假装不在乎,甚至因此多次伤害了霙,伞哥哥你要知耻啊(注:台本还提到被优子训斥的希美像小狗一样,钦定希美=边牧)。

希美向霙提出“爱的抱抱”是暗示希美内心情感的第一个迹象,但并不具备很强的说服性。希美提出“爱的抱抱”起因是霙说自己以前从来没玩过,然后希美转身,张开双臂,问霙要不要玩一次,希美并不是主动向霙示爱。但希美是否有试探霙对自己的感情的动机在里面?我觉得是有可能的,因为从希美从希美发出“唔”的声音主动求抱,到希美说“开玩笑的,霙不愿意就算了”,中间不到三秒,霙的双手都抬起来了就被打断,这一过程太快,让人不能不怀疑希美是不是因为不够自信而打退堂鼓,心里想着霙是不是不喜欢我啊怎么无动于衷?明明能看到霙的手臂已经抬起了,却这么快就怂了,伞哥哥细腻又优柔寡断的内心展露无遗。

第二个迹象是希美在霙和梨梨花亲近这一事情上的表现。有学者认为:“希美误解了霙。希美认为霙和梨梨花亲近是在疏远她,是因为她没有才华于是没有得到霙的欣赏。自己也考不上音大,因此未来两人会越离越远”。该观点在逻辑上自洽,并且和后面要说的第三个迹象可以互相印证,但并不具备唯一性,其他的解读也照样成立。希美反感霙交朋友也可能是因为对她的独占欲,希望霙只依赖自己一个人,类似于弱化版的佐佐木大帝。但换句话说,佐佐木对芹菜和雨未华的感情早就超过普通朋友的范畴了,其中有依恋的成分也不为过。希美想要霙只依赖自己一个人,反过来就是希美也在依赖着霙。根据台本描述,希美在听到霙和梨梨花双簧管合奏的音乐时莫名觉得有些失落,这件事刚好发生在霙对希美说邀请了梨梨花等人一同去游泳之后,希美失落的原因自然就是自己无法一直独占霙,也包含了霙的音乐能否一直只为自己而演奏的疑问在里面。这里同时有一个鸟飞过的镜头穿插从双簧管联系时一直持续到长笛练习室,霙的音乐天赋终会飞上蓝天的暗示不言而喻。希美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对霙吹奏的双簧管十分心动,这种心动可不只是因为霙的吹奏水平高,也有霙在希美心中有着独特地位的原因在其中。希美是一个细腻的人,在霙担心希美会不会再一次不辞而别的时候,希美何尝不在担心霙会因为两人的道路越走越远而离开自己呢?因为依恋所以患得患失,所以害怕霙不再依赖自己,害怕自己会失去霙,这种心情正符合山田尚子老师在访谈中提到的二人彼此依恋的状态。

第三个迹象是优子,丽奈和霙对话的同时,希美和夏纪在另一间教室的对话。希美一脸心不在焉的表情,因逞强而做出考音大的这个决定令她骑虎难下。她问夏纪霙是不是最近在躲着我,是不是还在记恨希美高一退部的事情。此时穿插了霙同意和双簧管家族一同练习的镜头,正好呼应刚才说过的希美认为霙和梨梨花交朋友是在疏远自己的观点。同时希美还觉得二人在solo中也不太合拍,想要和霙在一起,想要和霙一起演奏完美的solo,希美的内心是十分在意霙的。剧中多次提到希美认为莉兹与青鸟的故事不一定是悲剧,青鸟想回来随时可以回来,希美在最后放飞霙的时候肯定也是这种乐观的看法,不过她没想到的是现实比她预期的要更美好。除此以外,摸头和还书时搂腰等行为也可以看作是希美对霙抱有独特情感的表现,但解答不具有唯一性,这里不做过多分析。

(瞧瞧这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好像你很无辜似的)

读完日常部分,我们来分析音乐。《第三乐章》的solo在剧中有两个重要的片段,一是泷指导在指挥《第三乐章》时对希美和霙的点评。我们看一下关键的几句台词,首先是对希美的:“伞木同学,你有认真听双簧管的声音吗?虽然吹的不错,但有时你表现的情感过于强烈,这个部分里最关键的就是相互聆听,要将你的情感娓娓道地倾诉给铠塚同学,能做到吗?”。莉兹与青鸟的故事,《第三乐章》的二人solo,希美和霙的关系这三者是高度统一的。泷指导对希美在solo中的点评和要求也正是希美在处理对霙的感情和彼此关系上面临的困境和结果,正因为希美还没能认真聆听霙的声音,自我意识过于强烈,才会产生各种误会,无法相互理解。泷升的话还透露出一个关键信息,希美不仅需要聆听霙的声音,还需要把自己的情感传递给霙。这里的情感毫无疑问指的是莉兹出于爱的决断放飞青鸟的情感,也就是莉兹把自己对青鸟的爱传达给了对方。既然山田尚子老师采用了“借代”的手法,那么现实中的希美必然对霙也抱有着和莉兹一样的爱意,也需要把自己因为对霙的爱而放飞霙的愿望传达给她。随后希美十分坚定地回答了“是”,这个回答也是对结局的暗示,和希美“我一定会完美支撑起你的独奏”交相呼应,表明希美在情感上也实现了和霙的相互理解,并把自己的感情很好地传达给了霙。再看对霙说的话:“铠塚同学,这里最重要的就是双簧管和长笛的彼此呼应,对于长笛的呼唤你也要做出回应才行,音乐中有许多难以用音符去填满的空间,要把握住在曲谱缝隙中流动的情感,更多地去倾诉,能做到吗?”。泷指导对霙的话大体上和希美相同,但着重强调了双簧管要对长笛的呼唤做出回应。不管是在童话里还是在现实中,青鸟和霙都是先告白的那一方,然后莉兹和希美出于自己的爱想要放飞青鸟和霙,这是长笛的呼唤,虽然内心十分想留下,但接收了莉兹和希美爱意的青鸟和霙,为了所爱之人最终飞上了蓝天,这就是双簧管的回应。不过和童话中的悲剧性结局不同,真实世界中的二人却有一个圆满的结局,这个问题后面会讲到。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细节,相比于希美干脆利落的回答,霙的回答显得犹豫又底气不足,但事实却正好相反,希美对于自己的内心和二人的事情总是看不透和彷徨,霙却看的十分明白,而且在关键时刻总是主动的那一方。希美和霙这种表面和内在的反差让人莞尔一笑的同时又充满了怜惜。

第二个重要片段是霙完全觉醒后主动要求演奏《第三乐章》,这一段中霙爆发出的实力让所有人震惊,尤其是希美。她在演奏过程中因不甘而落泪,苦苦撑到最后,用尽了力气。希美哭泣是因为自己与霙的实力已经天差地别,因为热爱音乐而不甘心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一方面就是自己已经不再配得上霙,以后的道路也会离得越来越远。这一段演出在剧中十分重要,更多的分析要放在后面结合放飞青鸟这一主题来讲解。

(之前伤害霙的时候笑得那么开心,报应来了吧)

分析完音乐,最后来看看莉兹与青鸟的故事。本文的研究重点在于伞哥哥,因此对前期霙作为莉兹的意象不做过多分析,也是由于霙的心理和表现相比于伞哥哥更直接且容易理解,大部分观众在第一次观看电影的时候就能掌握七八成。不过有一个问题值得一说,那就是莉兹曾经羡慕地注视着天上飞翔的一对小鸟,这一情节发生在新山谈话之前,这里莉兹霙究竟在羡慕什么?是希望拥有和希美一样的社交能力?肯定不是的,霙只是单纯地羡慕小鸟能和心爱的另一只鸟一起飞翔,如果自己有翅膀的话,就算希美飞走了自己也能跟她在一起。至于飞翔具体指代何种事物,是演奏音乐还是其他什么,霙并不在乎。其实这一情节里的莉兹也可以是伞哥哥,之后会解释这一设想。

莉兹出于自己对青鸟的爱意而放飞青鸟是整部剧最后高潮部分的开端,在解读之前必须梳理一下时间线。莉兹放飞青鸟的童话故事在演出时间上和希美优子夏纪、霙新山两组人物的谈话是一致的,但在两条故事线时间轴中对应的位置却不同,现实世界中的时间轴是:谈话,霙明确自己的想法并觉醒——合奏中双簧管大爆发惊呆众人——希美大受打击,霙告白,希美内心释然并选择放飞了霙。莉兹放飞青鸟对应的是最后希美放飞霙的故事情节。我们先分析童话中的故事,莉兹深爱着青鸟,这七个字就写在台本版莉兹打开门转头望向青鸟的镜头时,而莉兹又是希美的象征,那么希美也同样深爱着霙。因为青鸟拥有翅膀,拥有一片无垠的蓝天,莉兹(希美)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把青鸟囚禁在牢笼里,所以莉兹(希美)要目送青鸟美丽的身影远去,这就是莉兹(希美)表达爱意的方式。还有一点童话中没有直接展现,那就是莉兹非常渴望飞翔,就像希美非常渴望能拥有霙那样的音乐天赋。 青鸟一开始并不愿意离开莉兹,因为留在莉兹身边才是她最大的幸福。那么青鸟是在什么时候迈出第一步的呢?是在莉兹对青鸟说出“我爱你”之后,莉兹的心意准确地传达给了青鸟,青鸟无法改变莉兹的选择,因为她也深爱着莉兹,并由衷渴望着莉兹的幸福,既然放飞是莉兹爱的决断,那么青鸟即使再伤心也会飞走。台本提到霙完全理解青鸟的心情后十分激动,因为霙此时此刻的心情和青鸟完全一致。希美知道自己是莉兹,霙也知道自己是青鸟,随后的故事发展就跟童话中如出一辙了。

在明白了彼此的身份之后,白色幕布上的蓝色墨迹逐渐淡去,无数只青鸟展翅高飞,预示着希美也即将放飞她的青鸟。一根蓝色的羽毛从天空落到莉兹的手中,莉兹手捧羽毛然后亲吻了它,这个动作霙也做过,现在换了一个人也同样凄美。虽然观众跟希美一样已经做好了准备,但那句“神啊,您为什么要教会我打开鸟笼的方法呢”却还是让我们心碎。久美子曾经在山坡上的小凉亭解开了奏的心结,现在希美却只能一个人坐在这里,谁来解开她的心结呢?

霙在认为自己是莉兹的时候并没有发挥全部的实力,因为她害怕希美再一次不辞而别。如今霙发现自己才是莉兹,而且完全理解了莉兹和青鸟彼此的心情,她下定决心像青鸟一样飞上蓝天,为的是不辜负希美的心意。觉醒的双簧管所爆发出的表现力让所有人震惊,尤其是希美,她没想到霙的水平已经到达自己完全无法企及的程度,本就不多的自信被打的体无完肤。其实这里霙和希美的演奏存在巨大差距的原因除了实力以外,还有感情表达的因素。能否吹出感情一直是吹奏部系列动画和小说评价吹奏水平的重要指标,上一年霙的双簧管第一次觉醒就是因为在音乐中融入了为希美吹奏的感情,下一年久美子最终在solo选拔上胜出也是因为化解了内心的迷茫而吹出来热爱音乐的感情。此时希美的内心仍被各种因素困扰,自然吹不出与霙呼应的音乐,而在最后的关西大赛中,虽然实力上的差距仍在,但二人的solo已经没有感情上的不对等和突兀感了。

曲毕,几乎是强撑着吹奏完的希美一个人跑到生物教室,察觉到希美异样的霙也追了过来。音乐教室这段剧情是剧中现实世界的最高潮,希美就此解开了自己的全部心结,二人的感情也迎来了曙光。我们按照莉兹放飞青鸟时双方的心情去解读最后音乐教室霙的告白和希美的回应,这段剧情的含义就极其明朗了。剧中这一部分的细节非常之多,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参考台本版的注释,这里就不对所有的细节展开分析了。莉兹与青鸟的故事中也存在着许多误会,比如莉兹知道青鸟在夜晚偷偷溜走后就担心青鸟会不辞而别,但事实上青鸟是去寻找莉兹丢失的手帕了,就像霙在希美退部后误会希美不把自己当朋友一样。希美在听到霙真实的演奏后也有误会,她以为霙以前是迁就自己的水平才隐藏实力。童话是现实毕竟不是完全相同的,希美这种情感并没有出现在莉兹身上,霙感到不知所措。希美故意说出贬低自己的话语想要霙来否定,把自己逼到最悲惨的境地想要得到霙的认可,这种强烈愿望导致她根本听不进去霙的真情告白——“希美就是我的一切”,直到霙伸出来双臂,然后主动抱住了希美,希美才从自说自话的困惑中中回过神来,然后伸出双手搂住了霙,此时台本给的注释是“希美倾注了心意伸出了背在身后的手”,说明希美开始意识到自己对霙的感情了。霙对希美做出了爱的告白,希望希美能明白自己的心意,但她喜欢希美的每一个理由都与希美想要听到的相去甚远。希美在霙说出“喜欢希美的全部”后迅速打断她并回应“喜欢霙的双簧管”,片刻的沉默之后,希美大笑了起来,她终于释然了。和莉兹一样,“喜欢霙的双簧管”是希美出于自己对霙的爱意而放飞霙的音乐才华,希望霙像青鸟一样可以飞上蓝天。但希美仍然需要时间去正视自己对霙的感情,所以暂时不能回应霙的感情。

希美的笑声和对霙反复说了很多遍的“谢谢”,说明霙的心意已经正确地传达给了希美,希美因此放下了内心的纠结。这里的纠结有两点,一是对霙音乐才能的嫉妒,现在希美已经可以正确看待自己和霙之间天赋的差距,也明白职业音乐家不是自己想要的未来,只把音乐作为一项爱好也可以继续对长笛的热爱。二是明白了自己对霙抱有何种感情,希美是爱霙的,因为爱所以误会,所以害怕失去霙,现在知道了霙不是故意疏远自己,霙也爱着自己,即使以后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两人也能在一起,所以不再彷徨。随后镜头里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符号——黑色倒三角,这个标志代表LGBT中的女同性恋。《莉兹与青鸟》中黑色倒三角多次出现在了霙的头上,另外还有一次出现在了新山老师的左上方(关于新山的故事请参考小说)。这次是在希美背后的窗户上,希美正对镜头而霙背对镜头,希美结束了和霙的谈话后去取书包,正好经过了黑色倒三角,而这里霙一直是站立不动的,所以这里的黑色倒三角是象征希美而不是霙,这个镜头代表什么含义,不需要再多言了。那么希美的爱意有好好地传达给霙吗?答案是肯定的,童话中的青鸟正是感受到了莉兹对她的深爱才选择飞向蓝天,霙也是一样的,而且之后两人在楼梯上的互动也可以说明这一点。

随后希美走过走廊,脑中回想起和霙初识时的场景,此时镜头的滤镜与霙回忆和希美初识的场景几乎一致。然后是一个足足有30秒的长镜头,两只小鸟相伴而飞,很显然指代的就是希美和霙两人。希美和霙谁都可以是莉兹,但又与莉兹不同,因为她俩都拥有飞翔的能力。莉兹囚禁青鸟的牢笼同时也是囚禁自己内心的牢笼,谁规定了莉兹就不能拥有飞行的能力?即使今后和霙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希美和霙也可以一直做彼此的青鸟。莉兹与青鸟的故事被改写了,原来莉兹放飞青鸟并不意味着两人自此天各一方,莉兹也可以长出翅膀与青鸟一起双宿双飞。

过了几天,霙来图书馆归还《莉兹与青鸟》,希美也来借普通大学入学考试的参考书。然后霙去合奏教室练习,希美去图书馆学习。在镜头的穿插中,希美和霙走着同样的步伐,迈过相同的转角,裙摆飘起相同的角度,为彼此的未来做着同样的努力,希美与霙之间已经不再有之前的错位感了。两人选择的道路虽然已经不同,但他们在彼此心中的位置却第一次重合在了一起。希美擦掉了笔记本上代表她和霙的一对质数“3”和“5”,现在二人之间的交集不再只有音乐。霙的红色眼瞳中倒映出的是希美的蓝色,希美的蓝色眼瞳中倒映出的是霙的红色,现在红色和蓝色在画布上融为一体,她们终于互相理解了。

在之后的放学路上,希美站在台阶下面对霙说:“我一定会完美地支撑起你的独奏”,然后给了希美一个侧脸的特写,脸色微红,望向霙的眼神充满爱意,台本是“希美细细剖析着自己的内心”。最后希美说“所以,请你等一下”,此时霙也用同样充满爱意的眼神望着希美,回应道“我也会继续吹双簧管”。希美在剖析什么?如果只是对演奏的答复她会露出这么温柔又怜爱的表情吗?很显然此时的希美已经明白了自己也喜欢霙,让霙等的也是自己对彼此感情做出的回应。那么这里的“请你等一下”自然也有两层含义,表层含义是希美会努力练习长笛然后支撑起霙的双簧管solo,深层含义是希美跟霙一样喜欢对方,只是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之后在合适的时机一定会回应霙的告白。虽然霙对此的回应也很简单——“我也会继续吹双簧管”,但两人对视眼神中的那种柔情已经藏不住了。霙的感情很好地传达给了希美,希美的感情也很好地传达给了霙,多年的爱情终于修成了正果。

从楼梯走下去之后,希美和霙又同时说出了“正赛,加油吧”这句话。自从二人相互理解之后,短短几分钟时间就出现了三四次很默契的行为,意图非常明显。故事的最后一个镜头中,希美回过头对霙说了一句话,霙的脸上先是惊讶又变成了幸福的表情。这里的解读有很多,我倾向于希美说的话是“我也喜欢你”,霙没想到希美这么快就回应了自己的告白,喜极而泣。当然希美就算说的是“我请你吃冰淇淋”也毫无问题,两人的感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希美什么时候告白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对霙来说,现在的二人已经从disjoint变成joint,互相确认了内心的真实想法,即使道路不同也不再担心希美有一天会突然离开。希美的心情也是如此,互相理解的二人就是一同翱翔蓝天的青鸟,永远陪伴在彼此身边。

到这为止,《莉兹与青鸟》剧中的信息基本上分析完成了,而在剧集之外还有另一个极具说服力的论证,那就是山田尚子老师和吉田玲子老师的访谈内容,关键部分如下:

山田:啊….是吉田桑说的这样….即便如此还是很想描写互相理解的 两人一起前进的故事。就算现在不向彼此给出答案也没关系。

吉田: 10年后的两人会怎么样呢。

山田:还是希望两人能从对彼此的依恋进化为爱情吧。虽然现在还没到 那个程度,但还是希望最终能成功。

划重点——“彼此”的依恋!是彼此!伞哥哥对小肥宅的感情和小肥宅对伞哥哥的感情都是一样的,区别在于小肥宅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更敢于直面自己的内心。怂伞却是一步步发现内心的真实想法,直到最后也没有完全直视自己对小肥宅的感情。但这份感情只要存在,即使路上经历了无数波折也一定会生根发芽,最后结成美艳的爱情之花。就像秀一和久美子分分合合数年,但彼此相爱的两人在秀一告白之时就注定会走向恋人的结局。伞哥哥和小肥宅的爱情在伞哥哥释然自己的内心之时也注定会迎来一个苦尽甘来的Happy End!如果说这个解读略显牵强,那么山田老师和吉田老师对伞霙二人的现状和未来给出的明确解答就更具说服力了,现状是两人已经互相理解,实现了从disjoint到joint的转变,而彼此尚未给出的答案显然就是对于彼此爱情的回应,既然现在不给出答案没关系,那就意味着这份答案在未来的某个合适的时间一定会来,伞哥哥注定有一天会回应彼此的爱情。10年后两人会怎么样这个问题是吉田老师提出的,期望是山田老师解答的,两个作者在这里自问自答怎么看都是给读者传达了一个钦定的故事结局。不用疑问,伞木希美和铠塚霙的爱情之花已经生根发芽,正在优子、夏纪、梨梨花、新山等无数人尤其是最关键的彼此二人的呵护下茁壮成长,在未来的某一天终将开花结果,希美和霙会品尝到最甜美的爱情果实。

后记:

首先感谢S1用户AprilSakura让我萌生了写下本文的念头,本文的主要论据出自《莉兹与青鸟》(千夏台本注释版)和山田尚子、吉田玲子访谈内容。我第一次接触京都动画是在十一年前,因为一些个人的原因对京都动画抱有独特的感情,写下本文的初衷有两个,第一是表达对京都全体Staff的敬意和感激,第二是为希美和霙的爱情送上我的祝福。希望《京吹》第三季早日到来,希望京都能继续为观众带来爱与希望,也希望希美和霙能在彼此的陪伴下拥有幸福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