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坂丽奈组银河战舰仅获第四如何问责?

原文由高谭魅影发布于2020年4月3日

北宇治在久二年止步关西后,优子为避免大赛后部员的懈怠,同时加强紧迫感,在退位前夕下达了最后一道诏令———北宇治全员参加合奏大赛。这是所有部员分成一个个人数不限小组,自选曲目和队友参赛的比赛。在校内评比后,排名第一的队伍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大赛。这对于选手的吹奏能力组织能力和选曲能力都是一个很好的检验。

在铠冢霙隐退后,高坂丽奈成了北宇治高音部分当之无愧的王牌。在二年级时, 高坂丽奈曾因泷升在战术上过于向铠冢霙倾斜心生不满,甚至认为自己才是北宇治真正的一姐 ,最终还是因为自己对泷升的迷信而作罢。这次合奏比赛不吝是高坂丽奈证明自己的一次好机会,如果自己能在这次小单元的pk中碾压全场,在全国大赛中斩获金奖,那么她就可以向心爱的泷老师证明 自己才是他最应该依仗的王牌,关西的折戟纯粹是铠冢霙难挑大梁。

高坂丽奈为了赢下合奏比赛可谓踌躇满志,要把北宇治最优秀的人才招至帐下,从而可以以碾压的姿态通过校内选拔。高坂此前已连续两年担纲小号solo,又被优子提拔为领队成为北宇治吹奏的牌面人物,以她此时的号召力当然可以 吸引到最理想的队友一起来抱团。

第一个被高坂盯上的是 圆号组首席森本美千代 ,早在久二年,森本就已经是圆号组当之无愧的王牌。按照官网的说法,圆号组首席前岸部海松是个高中才开始吹奏的半新人,在其担任声部长期间很多工作需要森本的支持才能推行下去。对于高坂的邀约,森本欣然答应,第一条大腿get。

第二个目标是 长号组首席冢本秀一 。根据小说的描述,久二年时长号组组长岩田慧菜连a编都进不去,秀一在此时便成了长号组的头面人物,在长号组出问题时被泷作为代表人物点名批评。组队需要长号时,秀一自然是上上之选。迫于高坂的压力,秀一答应了组队的要求。据他所说,他在同年级最怕的就是高坂。

第三个也是最容易get的, 久二年最佳新秀小日向梦 。她是高坂之外北宇治最强小号,实力几可匹敌昔年的香织,此外她还是高坂的迷妹。她的入队标志着这个队伍在小号这一块彻底碾压全场。

第四个目标,后藤夫妇之后北宇治最强大号铃木美玲。比较可惜,这个是唯一对高坂说了不的目标,原因是她不想抱团更想和久石奏组队玩姐妹吹奏。退而求其次,高坂选择了老伙计加藤叶月。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一点, 高坂组队只要最强的,不涉及任何个人感情,菜比不配和姐姐我做朋友。

第五个人, 北宇治吹奏部部长兼低音组首席,黄前久美子 。在明日香隐退后,久美子已然成为北宇治低音的中流砥柱,每一年实力都成长飞速。此时的她已具备独挑大梁的实力,对于女神高坂的邀约,她当然欣然答应。 自此久三年三大领导层均在高坂的队伍中。


第六位, 打击组首席井上顺菜 。根据官网介绍,早在初中时她就是队伍的打击乐担当,久二年作为打击组新人指导成了组长大野美代子的左右手。由于大野性格温顺,井上在久二年就有了一副首席的感觉,此时更是打击组当仁不让的头牌。对于轻松碾压的easy选项,她当然也是却之不恭。 自此北宇治九大声部首席中的五位都在高坂的队伍中。

最后一位,打击组二年级的釜屋燕。比起堺万纱子,高坂似乎更加看重她的天赋。性格内向的她推辞了一阵后还是答应入伙,自此高坂丽奈的银河战舰正式打造完毕,准备起航。

在高坂丽奈利用三大领导层和各大声部长形成的马太效应集中了全北宇治的精锐后,剩下的人几乎已经要面临无人可选的窘境。单簧管四人组和低音提琴二人组只好选择使用单一乐器参赛,剩下的散兵游勇更是艰难,最后依靠南中三人组的临时加盟才凑出队伍。在这种情形下,高坂的“银河战舰”似乎已经对校内第一志在必得,可以开始考虑下一阶段的比赛了。

然而……

高坂的队伍只在校内评选中拿到第四名……第四名……第四名……

第一名是配合默契的单簧管四人组,这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这四个人虽然在前木管第一人铠冢霙面前唯唯诺诺,被新山认为跟不上她的旋律,但是铠冢霙不在她们当然可以重拳出击。

第二名令人大跌眼镜,是久石奏的铜管五人组,五个一年级组成的姐妹吹奏团力压两大天王的队伍居于次席,可以说令北宇治看到了未来和希望。

第三名是绿和求的低音提琴二重奏,人数少的甚至不够参加合奏大赛的他们此次组队的目的纯粹是以赛代练,通过高强度的有目的性的训练帮助月永求提升水平,为第二年的大赛做准备。在乐器单薄且不适合演奏的情况下这个成绩还可以接受。

第四名是高坂的银河战舰,在坐拥五大声部首席和最强一年级的情况下仅仅取得这样的成绩,作为队伍核心,负责选人和选曲的高坂丽奈实在难辞其咎。话说的严重一些,在召集了北宇治半数以上的精锐力量的情况下没能突破校预选,等于失去了让他们通过比赛锻炼自己的机会,这也是为第二年的比赛蒙上阴影。考虑到第二年她还悍然发动“高坂丽奈之乱”,让黄前部长一度处在崩溃的边缘,依靠老领导明日香出面才解决问题。高坂的吹奏实力和带队实力似乎都是需要质疑的。

又或许,高坂丽奈这次拉跨是有意为之,意在证明 自己心爱的泷老师决断完全正确,自己难堪大用,在战术上被冷落是英明的抉择?

另外,这次比赛似乎证明了一点: 在北宇治吹奏部,铜管固然是行政方面的绝对核心,但是论及吹奏,木管才是真正的主力。久一年久二年的王牌选手铠冢霙,久三年的王牌声部单簧管部都是北宇治在大赛中挑大梁的存在。